随时准备长途奔袭
添加日期:2020-05-27 17:51
作者:购彩计划
浏览次数:[]

  “上次二败赵军,我们没有追击,既是顾忌物议,也是因为从沿途各国杀过去,死伤太重。但这次不同,这次是生死存亡之战,若再存顾忌,有死无生。”

  他看着吴不赊,眼光锋利如刀:“赵军两败,兵已不多。我料定,赵国此来,必合燕、齐之兵,再有吴军相助,要以势压服楚国,再借四国之兵来打我国。所以,在楚国屈服之前,请大王主动出兵,利用兽兵善于长途奔袭利于野战的长处,奔袭赵国,深入其境,破其城池,烧其村寨,毁物吃人,摧毁赵国的战争潜力,让他完全腾不出手来攻打我国。只要赵国腾不出手,我国便稳如山岳,其他国家不会在没有赵国参与的情况下攻打我国。且兽兵在赵国逞威的情况也会让各国惊惧,任何国家若替赵国出头,首先就要想一想,是否防得住兽兵的进攻,兽兵杀进国中,是否有承受的能力。”

  “好主意!”虎大嘴猛击桌子,震倒了好几个酒杯,酒水淋漓他却全然不顾,“就是这样,主动进攻,杀进去,杀到赵国国内去,杀他个落花流水,鸡飞狗跳,看他还敢不敢来打我国的主意。”

  众怪狂呼乱叫,便是乌静思,也一脸激动,喊打喊杀。不过想想也能理解,他一生功业都在追风国,真要被赵国纠合天下诸侯灭了国,他便装着一肚子仁义也只有哭天的份儿。

  牛八角的想法,吴不赊先前也想到了。主动进攻,利用兽兵长于奔袭、长于野战的优点,先杀进赵国去,粮草都不用带,真逼急了,赵国千万百姓就是粮草,毁城、放火、吃人,把赵国搅个大乱,赵炎还能出兵来攻打追风国?绝不可能!

  若只是吴不赊带着这帮妖怪、兽人,吴妖王说不定当场就会拍板。赵炎、西岳帝君那些家伙,连亲情都没有,更莫论仁义,对付他们,怎么绝就怎么做。

  吴妖王后宅却还有几个女人,叶轻红、九斤丽除外,可林微雨、颜如雪却完完全全是人类女子,可以与妖怪、兽人同席同欢,但那些不顾一切的禽兽之行,两女却接受不了。颜如雪或许还好一点儿,云州遗族久处魔界,为了生存,没有什么不能做的,能想得开些。林微雨却绝对想不开,如果几十万兽兵真的冲进赵国,毁城屠镇加吃人,议论一起,那种压力,林微雨肯定承受不住。

  吴不赊不要她们承受这种压力,除了兽兵,他还有百万魔兵呢,兽兵冲入赵国,天下纷纷,口水齐冲向追风国。换成尸莲国就无所谓了,魔族兵吃人不稀奇,不吃人反倒是一奇了。

  “倒也不必急在一时。”吴不赊微笑举杯,“赵炎那小子真要来,该还要些日子。”

  牛八角点头:“就前几日的军报,赵军正在休整,估计是要燕、齐两国出兵再一齐压过来,再等到楚王束手待缚,四国合军至双余城下,至少也还要两个月。”

  “两个月啊,不急,不急。”吴不赊呵呵笑,“来,喝酒,喝酒,诸位辛苦了,今夜不醉不归。”

  自第一季夏收后,追风国经济便进入了良性循环,眼见今年又是个丰收年。两面的山,也开出了无数的矿。中间一条江,勾通吴、楚、燕、赵,立国不过年余,却是府库充足。乌静思当先表态,粮饷充足,便府库里的存粮就可以打上一年。由流民转变而来的国民对吴不赊更是充满感激,对现今的日子更是百倍珍惜,谁要想抢走大家手中的幸福,大家就和他拼命。

  说来吴不赊这追风王就是一甩手掌柜,府库里真实的情形,他根本不知道,也不知乌静思的保证有没有水分,但后面这话他却绝不怀疑。上次南山坳一战,兵器都没有的追风军硬是挡住了吴军的百战精锐,让他们浴血死战寸步不退的,不是吴不赊有什么王霸之气,而是身后的家园。

  为了家园田土,为了父母妻儿,不论赵国军力多么强大,不论四大金刚武力多么变态,追风军都会挺身迎战。

  虽然并没有真的打算让追风军以死相拼,但这种态度还是让吴不赊很高兴,很开心。挣扎了这几年,妖王的名头还是背着,但好歹手里还是有了些沉甸甸的东西,抬头前望,心里踏实。

  军议继续的还是昨天的话题。议定的是,赵军若是出兵楚国,追风国便立刻主动进攻,以兽兵攻入赵国国内。

  众妖个个一脸激动,吴不赊倒也不好打消众妖的热情,只找了个借口,故作沉凝道:“以攻对攻,这是个好主意。不过如果我军进入赵国过早,赵军回师及时,再若加上燕、齐两国军队助力,我军压力必大。所以,我的想法是,攻进赵国是必然的,时机上却要把握好。”他转向牛八角,“八角你说呢?”

  牛八角微一沉凝,点头:“大王英明。赵国多平原,骑兵移动快捷,兽兵虽长于野战,并不比赵军的骑兵快。如果我们太早动手,赵军没走远,迅疾回援,对我军的压力确实很大。我赞同大王的想法,最好等赵军差不多靠近楚境了,甚至是进了风余国,我军再出动。以兽兵的速度,追风国赶到赵国,十多天就够了。那时赵军若不回援,国内无兵,五霸之首的大赵便是一个敞开的羊圈;若回援,即便是骑兵,没有二十多天也赶不回去,到他们赶回去时,赵国也被我们搅得差不多了。我们还可以以逸待劳迎战赵军,便是不接战,赵国也已元气大伤,再要想重组大军攻打我国,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几十万大军的粮饷啊,嘿嘿!”

  他没有再说下去,但后面的话,即便是虎大嘴这些妖怪也能明白。人类军队不像兽兵,没有粮饷,军队再多也没有用。一个被兽兵搅得大乱的赵国,想要短时间内积聚数十万大军的粮饷,基本上没有可能。

  “八角分析得精辟。”吴不赊环视群妖,众妖纷纷点头。众妖虽都是好战分子,在与赵国两场大战后终是长了几分见识。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人类军队绝不好惹,仅凭兽类的尖牙利爪,并不一定就能取胜,还得用脑子。

  “那就这样。”妖心统一,吴不赊目的也就达到了,道,“全军做好准备,防守以追风军为主。若有意外,双余城守不住就撤回来。进攻以兽兵为主,调训十万到十五万兽兵,随时准备长途奔袭,以八角为统帅,统一筹划,具体的安排我就不管了。”

  “遵令!”牛八角起身应令,随后作出县体安排。吴不赊只在一边听着,不插嘴。在军事上,吴不赊一向都是全权交给牛八角去处理的,众妖也见怪不怪。乌静思更是敬服吴不赊的大度和胸怀。唯有颜如雪,在吴不赊看似漫不关心的表象背后,感受到了他潜流咆哮的怒意和杀气。

  “哥,我知道你心中恼怒,但赵国终究是西门小姐的母国,她即便不能醒转,只怕也不想你对赵国做得太过分。”她蜷在吴不赊怀里。天热,疯狂的欢爱后,两具身子都是汗津津的。她素爱洁,却偏享受这种汗津津黏缠在一起的感觉。

  吴不赊本来在抚捏她的香臀,汗湿后,她丰盈的香肌特别滑腻,抓在手里,稍一用力就滑了出去,再抓再滑。吴不赊很喜欢玩这个游戏,那种手感,便如含着嫩豆腐在嘴里,仰着脖子让它慢慢滑下去,非常爽。

  吴不赊的手突然就僵了一下,用的力有点儿大,抓得颜如雪有些痛,不过她没有出声。

  “他们确实做得过分了些,不过……”颜如雪一时找不到话,吴不赊手上的僵硬让她触摸到了他内心那一团愤怒而坚硬的核,要打开这个核,需要技巧。

  “那些猪狗一样的人,不必再说。”吴不赊哼了一声,“我只是觉得西门小姐很可怜。”

  颜如雪仰起头,伏在吴不赊的胸膛凝望着他的脸庞。他直直地望着帐顶,眼光幽幽的。

  “那时的她,就像天上的月亮,是那么明艳逼人,却又是那么的高不可攀。你不知道,那样的美人,我甚至不敢和她同行。去云州遗族,要途经赵国,我是和她分开走的。”

  “怎么?你怕西门小姐会吃人吗?”颜如雪轻声一笑。她感觉到,吴不赊心中竖着一根刺,有如豪猪全身绷紧的样子。这刺不能拔,她只希望她的笑声能让这根刺稍稍软化一点点。

  “我是真的很自卑。”吴不赊也笑了一下,笑声中却全无一丝暖意,“一般的男人,真的没有办法面对西门小姐的绝美。”

  “后来在尸莲国,我看到昏睡的西门小姐,心中就像刀割一样得痛。”吴不赊因回忆而似乎有些松软的身子又陡然僵硬,“当日那逼得人不敢面对的女孩子,竟然就这么昏睡着来到了尸莲国。为国为民,她不得不作出牺牲。她的美和她内心的尊严,又让她不愿清醒着遭受尸莲王的侮辱,她只有昏睡。”

  吴不赊的呼吸急促起来。贴着他的胸膛,颜如雪能听到他剧烈的心跳,那是男人的愤怒,如烈火,如战鼓。

  “为国为民,牺牲自己,有些时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可是,她作出了这么大的牺牲,却换来了什么呢?”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似乎赵炎、西岳帝君他们就站在面前,他在当着他们的面愤怒地质问。

  “不说感激,不说敬重,哪怕就是多一点点同情,有一点点怜惜,他们也不会处心积虑地毁了春晓。”

  他的愤怒如熊熊烈火。颜如雪不知道该怎么劝,轻声叹息:“赵炎他们做得也确实过分了些。那个西门柔,可是西门小姐的亲姑妈啊!那天她夜里来山上,说到西门小姐,还一脸亲情,没想到竟是演戏。”

  “嘿嘿。”吴不赊冷笑,“演戏!演得好,既然敢做,就要敢当。既然敢玩火,烧了手就莫要哭。”他森冷的语气中是刀锋一样的决心。

  颜如雪轻轻叹了口气,紧紧搂住他,耳朵贴在他胸膛上。这个男人的心跳是如此的强劲,没有人可以阻挡他。而她,在这一刻,只剩下了骄傲。

  吴妖王这追风国的政体一直就比较怪,本来就是乌静思、狈有计这一人一妖支撑起来的,有他没他关系一直不大。后来又有了精通内政的颜如雪,万事问颜如雪就行,根本不用报到吴妖王这里。林微雨上山后,颜如雪又多了个帮手。颜如雪当云州遗族的圣女,还有四大长老辅佐,林微雨却是一肩独挑扶风城,民政、军事,双手摆平。论灵慧,她不如颜如雪;论经验,高坐在圣女宝座上的颜如雪却还真不如她。有她帮着颜如雪,两个人商商量量的,吴妖王可以干干脆脆做昏君了,混吃等死抱美人就行,一切不必操心。所以,他说走就走,没有任何滞碍。

  不过吴不赊并没有直飞尸莲国,他要先去赵军大营打一转,亲眼看一下四大金刚,摸一摸四大金刚到底有多大威力。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赵国打服燕、齐两国,还要去楚国会猎,有燕、齐纳供,也不缺粮饷,几十万大军并未散开,打听起来非常容易。吴不赊轻轻松松就摸到了赵军大营中。

  赵军统帅管平,是管季的弟弟,名气、才能都不如哥哥管季。但管季一死,赵国名将无人出其右,他自然就冒出来了。

  赵国四十万大军中,精骑二十万,这是真正的精锐,本就是北地边兵,在管季统帅下,两次与吴妖王的兽兵大战。第二战,管季败死,步兵被牛八角全歼,骑兵却差不多完整地逃了回去。这二十万精骑的老底子,绝大部分是当日逃得性命的那一批骑兵。别看只是残兵,别看上次败了,百战不死,便是精锐,刀与血洗练出来的,才是真正的战士。而那二十万步兵,多是新招,赵国兵役体系完善,这二十万步兵训练得倒不差,可用来打仗,嘿嘿,勉强就是凑数而已,尤其别对上那些百战精锐。当然,如果他们有一个高明的统帅又另当回事,管季不死,吴不赊要高看一眼,管平嘛,真没听说过。

  赵军骑兵大营散在外围,人跃马腾,那种杀气,吴不赊便是化鹰飞在高空,也能清晰感觉得到。待他往里面飞,见了步兵大营,吴不赊可就笑了。那些列队进出的菜鸟,看上去倒整齐,兵甲也漂亮,可就是感受不到杀气。

  “难怪西门小姐要被迫作出牺牲,赵国除了北地一点儿边兵,已经再没有什么精锐军队了。”吴不赊轻笑一声,在空中打了几个盘旋。他没看到四大金刚,但一个山坳里的四个特大号帐篷却引起了他的注意,心下寻思:“这四个帐篷大得古怪,莫非四大金刚就在这帐篷里?”

  山坳中戒备森严,少说也驻扎了上万军队,而且不是外面那种只会整队的菜鸟,明显是精锐。岗楼布了好几层,巡逻的小队交叉来去,不过没人会来注意一只山上溜下来的野猫。

  吴不赊闪溜到一个帐篷边,听了听,里面没动静,一弓腰钻了进去。好家伙,仿佛进了大庙,面前一个金刚,骑马蹲裆坐着,全身金甲,刷的金漆,就是坐着也有七八丈高下,小腿比吴不赊腰身还粗,手掌有门板大,指头伸直了,比吴不赊身高短不了多少。若被这手指头按上,嘿嘿,估计就平日里按着个虱子的情形。

  四大金刚各有名号,是为风、云、雷、电,与云州遗族风、调、雨、顺四大长老有点儿相似。不过四大长老求的是风调雨顺的好日子,四大金刚风云雷电便纯是个威势。面前这金刚胸前漆有银白色闪电,便是电金刚了。电金刚闭眼坐着,吴不赊进帐,他眼睛居然睁开了,同时便有好几股灵力向吴不赊扫过来。

  四大金刚是铁铸,但不是四个死铁疙瘩,腹中是空的,神龙内丹置于腹中,便是力源,然后四肢上各有一粒大力神象的内丹,以给龙丹助力,让四肢更加灵活。所以说,四大金刚虽是铁铸,又像个活物,与那些修成灵力的精怪颇有几分相似,可以算做半个精怪。能发觉吴不赊并有几股灵力同时扫来并不稀奇,那几股灵力威猛霸道,该是腹中龙丹和四肢象丹。

  但这电金刚能睁眼,却仍是出乎吴不赊意料。与电金刚那巨眼一对,吴不赊便知外界传说的还是有误,这金刚身上何止一龙丹四象丹,双眼明显也是两粒精怪内丹啊,灵力虽不如龙丹、象丹那么威势,可也绝对不弱。

  “好家伙!”吴不赊暗叫一声,电金刚看着他,他也看着电金刚,也没动,静待电金刚作何反应。谁知电金刚瞟他一眼,竟然又闭上了眼睛,既没动手来拿他,也没有出声吼上一嗓子什么的。

  这是不屑一顾啊!太丢份了,太丢份了,可惜帐中没豆腐,若有豆腐时,吴不赊真要一头撞上去了。

  “大个子,吃我一脚!”吴妖王恼羞成怒,飞身跃起,双脚一蹬,狠狠蹬在电金刚胸膛上。

  没错,是狠狠的,向老天爷保证,真的是尽了全力了。可电金刚为什么一动不动呢?哪怕是晃一下也好啊,它居然纹丝不动,太不给面子了。

  还好,虽然好像是蚊子在大象身上弹了下腿,还是有了反应,电金刚眼睛睁开了,眼珠子就是两粒丹,冷光闪闪。它鼻子里哼了一声,其声沉闷厚重,威势隐隐,该是龙吟。

  电金刚手一抬,速度不慢,它一只手伸长了有五六丈,少说也有上万斤,但内有龙力为主,外有象力为辅,很有点儿举重若轻的味道。虽然不能和人手比,但这么大一只手有这样的速度,真的是不错了。不过它的姿势气死人,居然屈了四指,只一根食指伸着,照着吴不赊脑袋就按下来。

  吴不赊不躲不闪,看看指头到了头顶上,他猛然晃身。电金刚手的速度说是不慢,但要按住吴不赊,那还是不可能的。

  电金刚指头落空,收势不住,一下按在地上。想它手上是何等力道,虽只一按,何止千斤,一根指头一半插进了地里。吴妖王却是个会借势的,跳起来,照着电金刚手背就踩。电金刚手背本来就大,吴不赊若化成人身,还好看点儿,偏生一直是猫形,这就好笑了。一只猫在桌面大的手背上狂跳猛踩,生似发春,不明就里的人若看见这一场景,还以为公猫在跳艳舞吸引母猫呢!

  吴妖王其实是真用了力,他打的算盘,就是借势把电金刚的手踩进土里。可惜啊,他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打算盘,却不知他的算盘珠子太小,根本打不动电金刚这样的大个子。他跳了半天,然后趴电金刚手背上去看。看什么?看电金刚手指有没有整个儿陷泥巴里啊,却忽觉一股大力传来,他一个身子不由自主地就腾空而起。还好,他身法灵活,在半空中翻一个跟头,就那么浮在空中了。他这才看清,原来电金刚手臂上虽有龙象之力,但反应的灵活度还是差了些。先前他跳半天,电金刚不是手指头陷住了,是没反应过来,随后反应过来了,往上一抖,他老人家就像泥巴一样被抖出去了。

  见这一下没摔死吴不赊,那只猫还飘在半空中张牙舞爪、龇牙咧嘴呢,电金刚又哼了一声。被天帝剥出内丹的那条龙看来也是个火气大的,手随即又伸了出来。看情形,这一次的重视度翻了一倍,为什么说翻一倍呢,先前是一根指头,这会儿伸两根指头了,这不是翻了一倍吗?不过,姿势还是气死人,两根指头怎么个伸法儿?捏!这是捏蚊子呢还是捏臭虫,哪怕是一巴掌扇过来也好啊!不过一下子把重视度提高五倍,估计电金刚不干。吴妖王气得猫鼻子喷火,嘿的一声,运起追风术,把风虎召了出来,迎着电金刚的手掌便狠狠撞了上去。

  吴不赊功力大进,风虎凝而成形,咆哮若雷,便如恶虎扑羊,狠狠撞在电金刚手上。这一下力大,竟把电金刚手臂撞得后移数尺。

  其实电金刚刚才用的是个捏势,人捏蚊子,当然不会用全力,不过能撞得电金刚巨手后退,吴妖王也总算是得意了一下。而且,除了后退,电金刚手掌上还发出了“噼啪”的爆裂声。这是怎么回事呢?电金刚手上刷有金漆,而吴不赊的风虎于风中已带火势,漆被火一烧,不就是“啪啪”地爆吗?漆皮起爆,露出里面青黑色的钢板。不过也就是这样了,风虎的风中火虽然厉害,但电金刚的肌体却是纯钢,几千度的高温烧铸出来的,风中火再厉害,能有几千度?不可能嘛!

  被烧爆了漆皮,电金刚明显可就恼了,一声怒吼,臂往后缩,五指张开,照着风虎就扇了过来。呵呵,还是风虎有面子,电金刚的重视度终于一翻五倍。

  “看你小子有几斤毛力。”吴不赊也是一声低喝,全力运功,风虎迎着电金刚手掌直撞上去。“啪”的一声巨响,一股气浪冲来,吴不赊被冲得翻了个跟斗。

  风虎呢?风虎没有了,被撞散了;电金刚的手掌也被撞得倒缩回去。电金刚这一拍,因是坐着,未用全力,就小小扇一下,也有数千斤力道,风虎虽然散形,能把这一掌撞回去,已经很值得骄傲了,而且还给电金刚留了个后遗症。风虎的风中火猛烈灼烧,不但是手掌,电金刚整个一条小臂上的金漆全被烧爆了,金刚掌彻底成了烧炭公公的扒灰手。

  电金刚终于彻底被激怒了,不再哼,张嘴一声怒吼,缓缓站起,手臂一抡,照着吴不赊就拍了过来。

  这一站起来,骇人啊,十多丈高呢,就是一座小山。这一掌的力道,更是惊魂,别说挨上,光激起的掌风,就吹得吴不赊猫身乱摇摆。先前的风虎,吴不赊已用了全力,此时便再摄风虎出来,力量不可能比先前更大,而电金刚这一掌,力量不说大十倍,五倍以上肯定有。再出风虎,不会有半点作用,而风虎消耗的灵力可不小,明知亏本的买卖,吴奸商还是不做的。

  他“嘿嘿”一笑:“傻大个儿,给你蹲个猫猫玩儿。”身子往下一溜,顺着帐篷缝溜了半圈儿。

  电金刚这牛皮大帐是一圈大木柱子撑着的,加以牛筋牵扯。吴不赊的力道,蹬电金刚身上是个笑话,用来蹬柱子、斩牛筋,却比刀斧还管用。他撞着柱子一脚,逢着牛筋一斩,只是一眨眼,支撑牛皮大帐的柱子便倒了大半。那么大个牛皮大帐,想得到重量有多大,支撑一去,轰然垮塌,把电金刚整个儿罩在里面。

  “风中火不怕,牛皮火看你怕是不怕。”吴妖王奸笑一声,取出火折子便把牛皮大帐给点着了。电金刚一身纯是钢铸,牛皮大帐便烧着,也不可能把电金刚怎么样,最多烧掉一身金漆,金刚变成黑炭团,那也有趣不是?

  可惜吴奸商这次的算盘又没打响。火头刚起,又听得电金刚一声怒吼,随即便是一声刺耳的撕裂声,巨大的牛皮大帐竟然被电金刚一下子撕成了两半。电金刚显出身子,屹立如山,眼发电光。那种威风,便是吴不赊也看得一呆,忍不住便要暗赞一声:“不愧金刚之名,倒真是好卖相。”

  电金刚扭头找到吴不赊,脚一起,一脚便向吴不赊踏了过来。这一脚,就势道来说,那是真个骇人,不过也就只能骇骇人了,真个想要踩中吴不赊,那是没有可能的。他一闪退开,电金刚不依不饶,迈步就追,这一步跨得大啊,少说也有六七丈。吴不赊一时没想到这点儿,吓一大跳。他再闪,电金刚再追,吴不赊也不跑远,就绕着牛皮帐跑,电金刚也绕着牛皮帐追。它脾气还大,边追边吼,这么大个追这么小个,看起来特别滑稽。

  电金刚的行动,说起来是慢的,与人的双腿相比,灵活性差了两三倍不止,但如果说比跑步,一般的壮年男子却未必跑得过电金刚,为什么?步子大啊,一步七八丈,一般人那短短两条腿,要跑多久?

  当然,电金刚步子再大也是追不上吴不赊的。电金刚钢浇铁铸,力大无穷,论实力,吴不赊功力再强十倍也打不过电金刚,可如果这里只有吴不赊和电金刚两个,最终胜的却一定是吴不赊。电金刚绝对踩不到也打不中吴不赊,时间一久,却会被活活累垮,到最后成为一堆动弹不得的钢铁,只能任由吴不赊摆布。不过这世上当然没有这样的好事,赵炎之所以要派上万赵军精锐守护山谷,怕的就是吴妖王这样的无赖。电金刚与风虎对撞的同时,响动便把守卫的赵军惊动了,锣声乱响,无数士兵往这边拥过来,内中更有不少玄功高手,灵力乱扫。

  吴不赊只是来摸四大金刚的底儿,倒没想和电金刚赛跑。他引着电金刚跑了几圈儿,暗暗皱眉:“八角说四大金刚行动迟缓,这可不慢啊,又一身的钢铁,看来是个头疼的问题。”

  吴不赊脑子发愁,脚下倒不慢,忽地加速,猛地一闪。电金刚脑袋扭转不便,哪里追得上他的身影,顿时就把吴不赊给追丢了。不过电金刚的两眼是两颗丹,看不到,却可以用灵力搜索。只不过吴不赊早有准备,他藏身地下,取醒木令点醒早准备好的木猫,木猫如飞蹿出。电金刚追上去,赵军也四面围上,吴不赊却从另一边溜了出去,悄悄上山,化鹰飞走。

  他这会儿飞得就慢了,有两回还差点儿错了方向,没办法,脑子里全是电金刚的影子。最初听牛八角分析,感觉四大金刚还是好对付的,至少能有办法对付吧。大、笨、行动迟缓,持久力最多一两个时辰,虽然很强悍,抓着这些弱点,不说打,耗也耗死它,但与电金刚打了这一架,才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电金刚大没错,笨,不见得。行动迟缓,看怎么个比法儿,无论人还是兽,速度肯定比它快,可人家步子大啊,你跑半天,人家一步就跨过来了,这能叫迟缓?

  与电金刚放单对打,人借着灵活,能起点儿作用。可在数十万大军的战场上,你也能乱蹦乱跳?那不是军队,那是猴子;便是猴子,成了群蹦起来也不灵活啊!四大金刚迎着大军冲上,一脚就踩死十几个,一巴掌扫翻几十个,而且刀砍不动,枪刺不进,弩箭只是搔痒。重骑来撞?天马原的马到了四大金刚面前,马旁边要加个虫,马变“蚂”,再加个字,“蚂蚁”。马撞金刚,不就是蚂蚁撞石头吗?

  战阵之道,刀兵水火。刀兵无锋。水火呢?水淹?四大金刚是铁疙瘩加神兽内丹,自然不用呼吸,不怕水。火呢?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好!找到克星了。可问题是,四大金刚身上的钢是几千度高温铸造的,一般的火,根本起不了作用,风虎的风中火便是明证。若是放炉子里慢慢化,也能化掉,可四大金刚会自己躺炉子里让你去化吗?就算四大金刚耗尽了力气暂时动不了了,边上数十万赵军是吃干饭的?

  巨大、坚硬、力大无穷、无坚不摧、无所畏惧,这是专为战争打造的怪物,刀枪、水火、玄功、法宝,所有的一切,在这变态的战争怪物面前全都没有用。

  用了比往常多一半的时间,吴不赊才飞到尸莲城。他化猫进宫,变出人身,先去看西门紫烟。吹雪见了吴不赊,惊喜下拜:“大王,你回来了,就知道大王不会有事的。”

  西门紫烟还是那么平静地睡着。吴不赊看了一眼,心中生生地痛,不敢多看,道:“天庭的事你听说了?”

  “是。”吹雪点头,“天庭变动,行商带来了各种各样的消息,都说大王怎么怎么样,但我知道大王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会把春晓花带回来。”

  十九王子即位,第一份天旨就是为自己正名,同时谴责十七王子的逆天之举。吴不赊这个妖王是十七王子最重要的帮凶,自然受到了最严厉的斥责。十九王子放出的消息是,吴妖王逆天而行,受天打雷劈,魂魄尽灭,永世不得超生。这是广发天下的明旨,来尸莲国做生意的行商就把各种消息带了过来,便是深宫中的吹雪也听得耳熟能详。

  吹雪脸上是满溢着的喜悦,吴不赊却不敢面对她的笑脸,一时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吹雪终于觉出他神情不对,笑脸慢慢僵硬:“大王……”

  “什么?”吹雪身子重重震了一下,连退两步,“大王,你……你……”她脸上强挤出一丝笑,“你逗我的是不是?如果没有春晓,小姐可就……”

  她不是绝色的美人,但年轻的少女,笑起来总是很好看的,可她这强挤出的笑脸,却比哭还难看。吴不赊心下绞痛,越过她的脸,看着床上静静躺着的西门紫烟。沉睡的她,可感应到外面的风雨?可知晓利益背后的出卖?也许这么睡着反是一种幸福,也许就这么沉睡不醒,反是苍天的眷顾,人间实有太多的黑暗肮脏,实容不下她冰清玉洁的眼眸。

  吴不赊转过身,深吸了一口气。四大金刚本让他有些气沮神消,但这会儿,愤怒却又如地底的岩浆,狂喷而出。

购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