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形契约》上映多年某删减片段终解释有叛徒
添加日期:2020-08-15 12:09
作者:购彩计划
浏览次数:[]

  《异形:契约》上映多年,结合删减片段和原始小说,今天和大家聊聊影片里的关键细节和彩蛋,其中《异形:契约起源》的小说是《契约》前传,有描述影片中其实可能存在叛徒。

  我们知道,影片副标题契约,是这部影片契约号的由来,就如前作普罗米修斯号一样。

  契约的英文单词,也可以翻译为圣约,最早出现在希伯来圣经中,主要指的是上帝(神)和人之间建立的约定,即上帝造福人类,而人类在行为,道德和宗教上要负有一定义务。

  上一期我就聊到,契约号其实就像太空版的诺亚方舟,在《创世纪》中,诺亚一家和动物登上诺亚方舟,所以之后的人类,都属于诺亚的后裔。

  所以契约(圣约)在影片中的意义,或者说这艘船之所以取名为契约号,就是希望这些殖民新世界的人类,不忘人类之契约,殖民者在新世界同样约束人类的不好行为,好好做人。

  当然,如果抛开宗教解读,更现实的含义是,在契约号上,载着众多殖民者和船员,他们离开地球,拿的是单程票。

  从这层意义上来说,船上的人和伟伦工业达成一种契约合同,他们用自己不能反悔的决定,来换取伟伦工业给他们一个全新的世界和未来。

  在影片中,契约模式其实无处不在,比如马上就会聊到的,大卫在白房间里演奏的《众神进入圣灵殿》的故事,还有丹妮丝答应雅各布在河边建小木屋,沃特对丹妮丝的责任等等,都有着一种契约默契。

  在这一段番外中,舰长雅各布开始有感叹外太空的震撼,副舰长奥拉马上附和同感,而且看奥拉拿着纸笔,一直站在舰长旁边毕恭毕敬。

  当雅各布要去休眠,被问及谁说祝酒词,奥拉也极力想着自我推荐,甚至他好像好提前写好了内容,结果还没开口就被拒绝。

  这些除了展示了奥拉对职权的野心外,我看到更多的是奥拉希望得到认可和尊重,但奥拉越想达成这个目的,就越心急。

  这也导致当他真的成为舰长后,他极力想要证明自己,从而在当发现工程师母星时,他潜意识有一种对赌心态,想证明给大家看,他绝对有资格做正确的决定,做正确的事情,而不仅仅是把事情做正确。

  这个番外名字叫《最后的晚餐》,用意当然很明显,就是影射了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

  在影视作品中,不管致敬也好,隐喻也罢,玩《最后的晚餐》这种梗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近几年的影视作品中,新版《东方快车谋杀案》,还有《西部世界》第二季,都有玩过。

  达芬奇《最后的晚餐》讲述的是耶稣和十二门徒共进最后晚餐的场景,画中展现的是耶稣说出门徒中藏有叛徒时的那一刻。

  如果这番外短片要和画作关联解读的话,那确实这是他们大部分人最后的晚餐,而且他们之中在后面确实多了一位叛徒,就是伪装成沃特的大卫。

  但网上还有一个更黑暗更细思极恐的推论,这是因为专门撰写异形小说的艾伦.迪恩.福斯特,在《契约》上映后写了一部《契约:起源》,这本小说等于是《契约》的前传,主要写的是在契约号出发前,地球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支持这个首次的人类远航殖民计划,甚至有些组织计划阻止契约号出发。

  小说主要写了一些伟伦公司的黑历史,同时也描写了契约号出发前藏有叛徒,并从中一直试图搞破坏,比如小说有写到契约号的空气环境让人很不舒服,特别干燥,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丹妮丝向系统反应过多次。

  小说发布后,就有网友猜测影片中飞船有叛徒,这也是为何舰长的休眠舱一直打不开还着火,这一切都太蹊跷了。

  再结合《最后的晚餐》这支番外,更让大家纷纷展开脑洞,人类中真正的犹大(叛徒)是谁。

  当然,异形小说还是和电影不能完全同一时空,就像超级英雄电影和漫画一样,有联系但不会完全编入一个故事宇宙。

  但异形主创这样的骚操作,确实让影片有了不少的有趣解读空间。那问题来了,你们觉得,如果人类中有叛徒,那个人会是谁呢?

  好,咱们就来玩下过度解读呗,我猜如果真的有叛徒,我觉得是田纳西(自杀式任务),最直接的就是田纳西活到最后,而且收到肖恩信号的也是他,能听出是《乡村路带我回家》的也是他,而且期间还冒险下降飞船高度。

  那么田纳西这条肖恩信号哪来的呢,在国外reddit论坛上,就有网友指出,大卫其实早就和伟伦公司联系上了,并持续把自己的研究成果上传给伟伦公司,这就是《大卫的实验室》为何分了这么多小片段的原因,因为并不是大卫登上契约号才一起上传的。

  然后大卫传给伟伦公司其中就有肖恩的唱歌信号,之后伟伦公司做了个局,也就是契约号经过那条航线,目的是想让大卫把他的研究成功(抱脸虫),拿回总部继续研究,甚至还有一船的殖民者供大卫享用。

  至于为何中子脉冲正好爆炸,在原始剧本中有解释,天堂母星中子脉冲是有规律性的,也就是伟伦公司有算好时间,契约号正好在那附近时,中子脉冲爆炸。

  好!过度解读完毕,我知道这些推理都存在各种漏洞,所以大家且一看,我且这么一聊,我们接着看影片其他的细节。

  在当时快要降落时,驾驶员小法有说到,她不喜欢这地形,因为山形环绕,难以和契约号通讯,所以最后他们选了一个相对较为空旷的地方。

  工程师母星探险这些戏份,是在新西兰的米尔福地带拍摄的,之后也有国外网友绘制了当时登陆飞船降落的地方,以及肖恩驾驶工程师飞船坠落的地点,还有工程师的城邦。

  虽然并不能真正代表影片中母星的地形,但我们也可以看到,他们降落的地方是最安全的,肖恩坠毁的工程师母星当时在山上,不可能降落在那,而城邦的选址非常隐蔽,因为没有生命,系统也无法检测到。

  其实,在《异形:契约》当年公映前,有内部试映了一个版本,那个版本的一些片段和画面,也没有收录进蓝光版的删减片段中,据说内部试映版时长有3小时,但没有得到官方证实。

  其中就有一段,是船员登陆工程师母星后,沃特有率先出舱,去检测星球空气中的含氧量,有没有有害物质,等沃特确认安全后,船员们才出舱,这也解释了正片中为何船员没戴头盔就作死出来。

  个人认为这一段是严谨的,但从影片节奏来看,这一段其实可以用一句台词就能带过。

  事实也是如此,在正片中,系统就直接用台词表示外面大气结构安全,适合人类呼吸,根据异形宇宙里人类的科技,不是第一次踏入陌生星球了,所以船员也不会太小心翼翼。

  此外我也知道船员在《契约》中有很多作死表现,但用一句千年老话就是“剧情需要”。

  不过往细里分析,这些船员都是科学家出身,好奇和探险精神是他们的原动力,而安全小队则听命于科学家,没有太多话语权,而且真正的舰长雅各布提前领便当,所以综合来看,这些船员的作死冒险,是符合角色驱动力的。

购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