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长江生态环境安全底线
添加日期:2020-12-21 04:30
作者:购彩计划
浏览次数:[]

  长江被誉为母亲河,是我国生物多样性最典型的一条生态河流。然而,其生物完整性指数却曾经处于最差的“无鱼”等级。自2020年1月1日0时起,我国开始实施长江“十年禁渔”计划,让长江休养生息。

  2020年11月19日,江苏省江阴市人民法院宣判一起非法捕捞案。案情显示,2018年3月至6月长江禁渔期间,夏某某、屠某某等5人相互配合,在长江太仓、崇明等段水域,多次使用国家禁用的电拖网、刀鱼网等工具,采用发射超声波、电击等手段非法捕捞,并事先预谋由俞某某收购后出售谋利。

  张家港市检察院以夏某某等5人涉嫌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向江阴市法院提起公诉,并以5人非法捕捞水产品行为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提起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江阴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采纳检察机关指控,以夏某某等5人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至一年四个月不等刑期,责令夏某某等人承担生态环境修复费41万余元,并就其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向社会公开赔礼道歉。

  此外,张家港市检察院连续发出两份检察建议,直指监管漏洞和行业短板。其一,针对本案中“捕—购—销”等环节暴露的问题,向太仓市有关行政部门制发检察建议,建议从加大检查处罚力度、改进禁捕禁售宣传工作、开展专项整治等方面,掐断非法捕捞渔获物销路;其二,针对本案及近年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中存在的非法捕捞工具多从某知名电商平台购入的问题,向该电商平台制发检察建议,建议落实服务协议和平台管理责任,及时清除部分渔具网店有关非法捕捞图片、评论文字等违法违规信息,遏制非法捕捞工具泛滥。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需要从生态系统整体性出发,统筹考虑水、土壤、大气的有机联系,强化山水林田湖草等各种生态要素协同治理。

  2016年5月,被告人曹某某、周某某共同出资在重庆市万州区高粱镇开办电镀作坊,雇请被告人杨某某负责具体生产。他们在未办理排污许可证等手续的情况下进行电镀作业,加工产生的含有锌、铬等重金属的废水通过暗管排入长江一级支流竺溪河。当地政府责令停产后,曹某某等人又将电镀作坊迁建至万州区太白街道继续生产,废水通过沟槽、管道流入废水池,后溢流排放至厂房外。经分时采样监测,该电镀作坊外排废水总镍、总铬、总锌浓度均超过《电镀污染物排放标准》限值标准10倍以上,其中总镍浓度最高超标2419倍。

  检察机关对该案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重庆市万州区法院于2020年9月21日作出一审判决,曹某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周某某、杨某某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适用缓刑;禁止周某某、杨某某在缓刑考验期内从事电镀生产活动;对附带民事公益诉讼全部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据介绍,涉水域生态违法行为类型多,涉及多个行政机关职能,部分违法行为存在监管不清、职能不明。检察机关坚持督促与协同并举,推进多部门协同综合治理,建立常态化机制,积极守护长江流域水域生态。

  最严格的制度、最严密的法治,是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可靠保障。为解决生态环境资源领域刑事案件定性难、办案标准不统一、行刑衔接不顺畅等问题,各地检察机关先后出台相关指导意见。专家建议,长江经济带要实现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还需加快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让保护、修复生态环境获得合理回报,让破坏生态环境付出相应代价。(记者 李万祥)

购彩计划